太原市关工委幼儿园安全问题受关注

奇葩财经 天发 浏览 评论

适逢六一,关爱孩子又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山西太原,出现了一件跟孩子有关的奇葩事。

  有读者来信称,2019年2月,挂靠在太原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事业发展中心下面的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与深圳市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协议里太原市关工委事业发展中心在规定费用问题时书面约定了60万元“文件签发费”。

  我跑山西很多年,去过山西很多地方,也跟很多山西地方官打过交道,一直自称是一个资深的时政观察者,但是签发文件需要经费打通关系支付“文件签发费”还是头一回听说。

  我询问了签署合同的深圳公司:“文件签发费”是个什么名目?

  该公司具体经办此事的杨姓副总说,当时到深圳参与签合同的太原市关工委常务副主任佀五虎和太原市关工委事业发展中心副主任郝宝生说得很含糊,就是将来如果需要太原市关工委签发一些文件支持这个合作项目,要打通关系。

  听他们这么一解释,我倒是明白了,也理解:如果一个企业要得到某个官方或半官方机构发文支持,就要支付一些费用,让有发文决定权和具体经手办理文件签发的工作人员得到一些好处,这就是所谓的“文件签发费”。

  这样的潜规则,我相信真有,若是没有,也总会有蛀虫发明创造出来。

  太原市关工委主任杨瑞武,退休前曾任太原市政府副秘书长、太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也亲自了解过这件事。

  6月1日上午,杨瑞武告诉我,自己在市政府当了多年的副秘书长,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文件签发费”,太原市关工委也没有这个名堂,没收过这个费。据他了解,应该是宣传费用,被他们写成了“文件签发费”。

  我仔细看了合同,签合同的是太原市关工委副主任兼秘书长佀五虎。

  杨瑞武强调,幼儿园挂靠在太原市关工委下面的事业发展中心,也是不收费的。

  老领导说没有“文件签发费”,可文件里白纸黑字写明了有“文件签发费”,而且还是60万元,一句“关工委没有这个名堂”恐怕很难解释清楚,也很难甩脱潜规则收费的嫌疑。

  杨老主任介绍,双方现在相互指责,幼儿园从深圳崇德进了100多万元的货,前期支付了30万元,但随后发现产品质量有问题,所以没有支付尾款;深圳公司则到处告幼儿园的安全有问题和这个“文件签发费”的问题。

       崇德具体经办的杨总说,这件事情与质量没有任何关系,产品可以实行三包。如果是质量问题可以不收,可以退货不存在杨瑞虎老先生说的那个问题。

  深圳崇德公司杨姓副总则披露,该幼儿园在一栋楼的三四楼,孩子上楼要乘坐电梯,这些都不符合幼儿园办园的安全规定,此外消防还存在重大隐患,有一处铁门被锁死。鉴于该幼儿园存在诸多安全隐患,该公司已经在山西日报刊登公开声明,终止与该幼儿园的合作。

 

  杨瑞武介绍,幼儿园的消防合格手续在杏花岭区关工委的帮助下已经办下来了,其他问题正在改进,太原市关工委会督促他们完善不规范的地方。

  这件事,让我很震惊,塌方式腐败后,山西花了大气力治理官场,没想到在太原市关工委这样老同志扎堆的地方,腐败又发展到了新高度、衍生出了新形式,看来这些老同志能量不小,创新能力也不弱。

  前些时,我写了《官场反腐新信号:只要还没死,退休了也要揪出来》,希望山西的老同志们好好读一读,别弄得不能安享晚年。

  希望山西、太原严查此事,不能让退休的老干部们置身法纪之外。

褚朝新

编辑:刘恺琦    审核:高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