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市关工委幼儿园与崇德合作始末——主导套路还是参与套路?

奇葩财经 天发 浏览 评论

近期,关于太原市关工委“60万元文件签发费”事件引发舆论强烈反应。也将太原市关工委,如何打着关心下一代的名义,却时刻准备捞钱的面罩扒得干干净净。太原市方面已经作为重大舆情给予关注,太原市纪委监察局也已展开调查。

在事实真相面前,太原市关工委不是主动向组织承认问题,而是调动山西当地所谓媒体资源,先是以“山西媒体人”这样貌似正当的身份,恶语攻击报道此事的媒体人,在没有对深圳方进行任何了解的情没下,自我炮制了一篇所谓该幼儿园与甲方合作始末的文章,掩盖太原市关工委的核心涉腐嫌疑。歪曲事实真相,掩盖本质矛盾,以图混淆公众视线,从而达到帮太原市关工委转移焦点的目的。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太原市关工委在整个事件中扮演何种角色,通过详细的调查,笔者似乎发现了一个套路与被套路的故事。现姑且就以"合作始末"来重新复盘,用事实说话,让大家看看这个故事的真相吧。

如同任何一桩美好的姻缘,开始总看似美好。

太原市关工委,以太原市退休老干部等“五老”组成的机构,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组织一些项目,关心下一代青少年的成长,就象太原市关工委主任杨瑞武自我标榜一样,没有任何商业利益,纯粹是老干部们发挥余热,为下一代做点公益。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存在。

甲方是一家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现代化传承为已任的学前教育内容的研发提供机构。根据相关资料可以看到,该公司汇聚国内外的专家,历时八年,研发出了一套“儿童性格涵养教学法"的教育内容体系,受到了国际国内的广泛赞誉。太原关工委做了一个养正幼儿园,但苦于没有内容。从有关渠道了解到深圳方面的这个资源找上门来,然后把他引到自己的幼儿园。这本是一件好事。尽管杨瑞武同志在事件引爆之后对于主导此事讳莫如深,但是在2019年,在省关工委的网站上,杨瑞武同志亲自撰写的文章中,将引用这套教学法的养正幼儿园当成了自己的功绩,并明确该幼儿园是关工委办的(见图)。中办、国办在2017年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就明确要求,优秀传统文化进校园,包括学前教育。根据这一切来判断,这就应该是一件初衷非常好的事情。

2019年2月19日,太原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发展中心及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作为乙方与深圳甲方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协议名称为《专用教案及教学体系教研合作框架协议》,该协议的合作项目中写道:在太原市乃至山西省全境内推广“儿童性格涵养教学法”及相关教学体系产品市场。在该协议合作条件一览对合作内容这样描述:

创办“儿童性格涵养教学法”示范园。1、乙方在所辖的3所幼儿园内导入课程体系。2、甲方授予乙方3所幼儿园为“儿童性格涵养教学示范园”。3、甲方负责免费为乙方3所幼儿园共60名教师进行“儿童性格涵养教学法”专项培训,其他接受教学法的幼儿园,每所幼儿园免费培训10名教师。二是“合作建立“中华智慧感统游乐园”。由乙方提供场地1000平方米,甲方提供全套中华智慧感觉统合区角活动游乐产品及设施(框架协议当中明确表示第二项要根据实际场地勘探协商再行决定)。

在框架协议费用支付中:“合同签署后一周内乙方向甲方支付30万元的合作保证金,甲方收款后两日内发货(购买产品)。”本合同履行期为3年,双方应在到期前一个月书面确认是否续签,到期后甲乙双方没有签订续约合同,视为合同终止。

太原关工委套路设局?

这个嫁到太原的”新娘“甲方开始并没搞清自己嫁的”新郎"究竟是谁。采访企业法人时获知,他们一直对关工委这个名称敬畏有加。认为它就代表着我们一级党组织对于儿童的关爱机关,于是放手让具体的经办人杨姓副总及相关工作人员具体对接签署协议。等出差回来以后协议已经完成,当时也感到非常振奋。等到对方交了保证金把货拿走以后,出现耍赖行为的时候,才亲赴太原。

一去不要紧,才看到这个列入合同里面的即合作办游乐园一处示范园,存在着重大安全隐患。正如太原方面攻击的那个媒体采访杨瑞武主任说的一样,他们承认有安全隐患,但是可以边改边用。但甲方的法人不这样认为。因为这事关孩子的安全,当场责令必须改正。得到对方的承诺后,才建议相关人员重新签署一个补充协议。在签补充协议的时候,发现原协议当中隐藏着一块文件签署费60万元。这一下突破了该法人的底线,于是下决心:如果补充协议不签,必须终止合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在经过了6个多月的交涉以后,他们于2020年1月在山西日报刊登了广告启示。对于该法人的这个表述。笔者认为是真实的。试想,但凡觉得能合作的,可能会用这样的手段来对待合作方吗?况且这个花钱登报的过程也是漫长的。据具体经办人介绍,报社经过了长达20多天的调查和了解才予刊登。

这个项目说到底,应是一个简单的商业合作,幼儿园采购甲方的教学体系和相关教具,如果用婚姻来比例,幼儿园和甲方应该就是成亲的双方,但有了太原市关工委作为幼儿园的主语掺和进来。让甲方难以弄清楚这个新郎究竟是谁了。因为来实际执行的两个人,一个是事业发展部的副主任,也就是这个幼儿园的法人郝宝生 ,一个是关工委副主任兼秘书长佀五虎。任谁也难以逃脱这个套路。

关于这两个人的身份,在出现问题以后,甲方法人亲自打电话给佀五虎副主任,求证症结所在。佀主任说郝宝生是临时工,不是关工委的人。该法人返回来再向郝宝生求证的时候,郝宝生却说,佀五虎比他来的还晚,他郝宝生自己才是真正的关工委的人,且是杨瑞武主任最信任的人。

后来,太原市关工委主任杨瑞武有了自己的说法,这个养成幼儿园与太原市关工委没有直接关系,就象是一番美意,将甲方这样一套好东西介绍给幼儿园,建立一个传统国学示范园,弄出效果来,他们这些老干部脸上有光,也有点成绩,中间不关乎半毛钱的事儿。

事实真相果真如此的话,就有下面几个问题难以解答。

①大家可能从最近的媒体报道,以及信息图片上看到,在太原市关工委青少年中心的楼上,明明挂着“太原市关心下一代国际养成‘幼儿园”的牌子,搜百度,太原关工委也能够找到太原关工委有三个幼儿园,这样的结果给民众的印象会是什么?太原有那么多的幼儿园,为什么这家幼儿园可以在前面冠上太原市关心下一代的主语?幼儿园的地址就在太原市关工委青少年活动中心的楼上,具有强烈的关工委标签,再联系到与深圳方的合作洽谈,太原市关工委两位老人郝宝生、佀五虎一直作为主角,再到合同上签署上,太原市关工委事业发展中心赫然作为签约的主体出现,虽然最后盖章盖了幼儿园,而签字的人却又是太原市关工委副主任。如此"越俎代庖“,仅仅用“关心下一代"能解释得过去吗?另外,两个人第1次来深圳公司就把合同签了,而且是带着公章来的。这像不像一个套路呢?

②合同里面的支持项目里面赫然列上60万的文件签署费用,是乙方自己填上去的。这是最起码的逻辑。为这件事情炮制所谓真相的那个媒体人好像也忽略了。把它说成了细枝末节。一个文件花这么多钱,其他的所谓房子的费用,能有可信的吗?就因为这个甲方提出的疑问,怎么能解答呢?

现在看来,这个合同没有履行下去,60万元应该是没有到关工委的账上去。那么写上它目的是什么呢?明眼人恐怕就会知道。深圳方作为一个公众公司,怎么会容许这样的现象发生呢?这或许就是后来两家分道扬镳的最根本的一个底线的打破。

应该问一问山西的所谓的媒体人。他们认为合作失败以后才来攻击乙方。如果他发现对方是一个流氓的话,他会不会躲得远远的?难道他要凑上去跟一个流氓同流合污吗?

太原市关工委如此深的参与到整个合作当中,且直接站到前台,再复盘整个经过,更象是一个精心设局的套路。其一,太原市有几百上千家幼儿园,为何太原市关工委就选择了郝宝生担任法人的幼儿园?而郝宝生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是早就进入关工委工作的一个老人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公司,不能完全受控制,后面的“文件签字费”60万元,哪个幼儿园敢让他们写进合同?不写进合同,又如何来保障关工委的利益?其二,只支付了三十万订金,就拿走两百多万元的货,之后就以种种问题拒不付款,甚至还倒打一耙打起官司,且精心地把诉讼地选择在太原当地,以期达到暗箱操作不付款的目的,这不是套路是什么?现在看来,所谓的关心下一代,建立示范园只是一个由头,以这个由头让懵懂无知的甲方钻进了这个圈套。

“无赖”倒打一耙?

在引发舆论强烈关注之后,太原方面组织枪手,炮制了一篇所谓合作始末的文章,把甲方合作的诚信说的一无是处。因为这种原因才有了这篇文章。

笔者不得不耐心的介绍合同里面的遗漏问题。来给大家一个说明。

那篇炮制的文章中,直指甲方没有履行合同,致使房屋闲置,损失在170余万元。具体到合同细节,或说产品“看起来”象三无产品,数量不够等等。

对于签字费这件事来说,一个文件签字费用就60万元,其他所列的损失费用真实么?真实的话,这个签字费用真的就应该是腐败的套路了。对于对方的挑毛病,杨姓副总只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大型玻璃钢雕塑皮休在运输的过程当中,因为底位有一处3CM左右的擦伤,厂家去修复后仍然要求甲方换一个新的,当新的送到之后,旧的依然扣下不让拉走。这就是对方所谓的诚信!

在整个合作过程中碰上类似种种,尤其是2019年8月3日,甲方法人第一次到太原时,就明确指出最大的问题即多处安全隐患所在,并提出具体整改意见。五个月过去后,太原方并没有整改,甲方方才于2020年1月在《山西日报》刊登了《解除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示范园区资格的声明》(图)。

另外,从媒体公开的图片资料来看,乙方 幼儿园的门窗都安装了封闭防盗网(图),孩子们就象是被关在铁笼子里,这严重违反幼教安全规定,因为万一真发生火灾,孩子在无法逃生的情况下,又得不到有效的救助。岂不又将是一场克拉玛依式悲剧。

针对合同的原貌以及双方的表述(乙方太原市关工委的所有表述,见相关新闻记者的采访),笔者还有一个疑问:太原市关工委关心下一代的经费来源以及使用的规定,我不是很了解。但从百度上可以看到,杨瑞武先生和他的一班人经常到企业去调研(图)。如果要帮扶他们想帮扶的对象,需不需要资金呢?这块资金来了以后,如何能够合法透明的下帐恐怕是一个问题。这个巨额文件签署费是不是为这类资金的下帐做了一个埋伏呢?各位看官可以客观的评价一下,太原市关工委在这件事情上,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