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亿矿场遭强关仅补偿19万 宁花30万评估不赔偿

奇葩财经 天发 浏览 评论

山东淄博瓦泉寨矿业公司十余年前取得合法采矿权的矿场,四年前却被淄博市博山区ZF以与自然保护区重叠为由强行关停,几经诉讼FAYUAN也裁决应予赔偿,但淄博市博山区ZF仅以关停时未拿走的设施评估不足20万元。

“我们取得合法采矿手续,投资两三亿,矿还没采出一块,说关停就关停,只给赔不到20万,他们宁愿花30万去评估也不愿意赔偿,哪怕把这笔评估费赔偿给我们拿来给工人发工资也好。这样的营商环境,有谁敢到淄博去投资?”谈及此事,瓦泉寨矿业公司上下气愤难平。

数亿投资打水漂

据瓦泉寨矿业有限公司法.务部主任陈卫介绍,2009年,该公司斥资数千万从另一家公司手中购得该矿区的合法探矿开采资质,并先后投入两亿元进行探矿、基建及运营。之后数年因国际矿业市场价格的波动,公司没有实际进行矿产的开采,还没有产生任何经济效益。

然而,正当市场有所好转,公司总算盼到投资开始回报准备开采之时,却遭遇当头一棒。2017年7月底,淄博市博山区ZF以矿区与鲁山自然保护区重叠为由,向公司下达《停产通知》以及《采矿权项目关停的通告》两份文件,责令瓦泉寨矿业公司停产停业,关闭采矿项目。

8月初,博山区ZF在没有任何补偿或签署补偿方案的情况下,将瓦泉寨矿业公司所属矿区强行关停,数个采矿井口被强制封闭,地面采矿设备和设施被强行拆除。

瓦泉寨矿业公司在矿区被关停后,多次申请ZF信息公开,要求相关主管部门公开鲁山自然保护区的有效地形图及地理坐标点,了解瓦泉寨铁矿与鲁山自然保护区是否重合及重合的具体情况,但相关部门以保密为由未获答复。

该矿区一直关停至今,如今进入矿场看到的只是一派破坏景象,映入眼睑的是杂草丛生、残砖断檐、满目荒凉。厂区空地长满了齐胸高的杂草;屋顶落架的厂房内,被拆除的矿山设备生锈腐烂、散落堆积在一旁,闲置多年的运输车辆也接近报废;几处库房内堆满了探矿产生的岩柱。

损失五亿只赔二十万

被意外关停后,瓦泉寨矿业公司持续多次与ZF相关部门积极沟通,协商补偿和评估等工作。

对于关停的理由-与鲁山保护区重叠,瓦泉寨矿业感到莫名惊诧。根据公开信息,鲁山省级自然保护区早在2006年6月经山东省ZF批准设立,跨淄博市博山、沂源两区县。而瓦泉寨矿业公司正常获得采矿资质时间为2009年,谁先谁后一目了解。“既然知道重叠,为什么当初又允许我们开采”,陈卫表示非常不理解。

对于自然区保护,瓦泉寨矿业公司的投资方-山东固德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翟君说:“我非常理解和支持拥护自然保护区内不应进行矿山开采的环保政策。但ZF主管部门在批准我公司设立矿山和授予采矿权时,并未告知存在自然保护区,也未告知矿山无法继续开采,否则我公司不可能投入巨资进行矿山基建建设”。

瓦泉寨矿业认为,自然保护区的保护ZF他们表示支持,但因为博山当地ZF种种错误行政作为,导致企业投入巨资却又被强制关停,应该有个说法。

也许是自知理亏,2018年2月1日,淄博市国土资源JU下发淄国土资呈【2018】43号文件《关于市ZF.LING导第X20180020号批办件办理情况的报告》指出:按照市LING导批示意见,尽快依法依规对原采矿权人适当补偿到位;矿权退出的补偿主要考虑企业在探矿和矿山基建上投入的成本;为了确保补偿公平、公正、合理,建议博山区ZF采用公开方式依法选择第三方会计核算机构,依据相关证据材料,对矿业权人的补偿款项进行核定。补偿方案由博山区ZF组织相关专家进行评审,经评审通过后予以执行;补偿可采取货币补偿、实物补偿、政策补偿等多种形式,由博山区ZF与企业共同商定。

这个文件相当于定调,ZF对自己的错误行政行为愿意做出补偿,但文件下发后在博山区迟迟没有实质性进展,补偿方案一直没能落地。

直至2019年初,博山区ZF安排博山区自然资源局、瓦泉寨矿业公司分别与山东大地矿产资源评估有限公司、中瑞世联资产评估(北京)有限公司签订《探矿权评估合同》、《资产评估合同》,就关闭矿区的探矿权、采矿区及资产进行评估。

根据两家评估机构分别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和《地质勘查投入评估报告》,瓦泉寨矿业公司截止关闭矿山时勘查投入金额为人民币4187.6万元,固定资产投入金额为人民币14877万元,两项合计19064.6万元。

除上述评估报告载明费用外,瓦泉寨矿业公司委托山东健诚会计师事务所对矿区发生的购买矿权、管理费用等其他合理费用进行了审计,根据《审计报告》,截至2019年6月底,瓦泉寨矿业公司固定资产与勘查投入之外的其他投入和费用总计人民币8919.6万元。

此外,ZF关停瓦泉寨铁矿的行为,还造成了瓦泉寨矿业公司预期利益损失。按照矿山正常开采情况,初步核算三年的利润即达约2.4亿元。以上评估金额、审计金额及利息和预期利益合计已经超过5个亿。

虽然有上级ZF的明确意见,也有了第三方评估机构的评估,但在具体执行中,博山区ZF始终采取拖延战术,瓦泉寨矿业公司迫于无奈提起诉讼,希望通过FAYUAN诉讼方式与ZF解决争议。

2020年4月12日,淄博市中级FAYUAN下达(2019)鲁03行初135号《行政panjue书》:责令被告淄博市博山区ZF在panjue生效后60日内对原告淄博市博山区瓦泉寨矿业有限公司作出补偿决定,履行补偿责任。2020年8月28日,山东省高级FAYUAN下达(2020)鲁行终788号《行政panjue书》:维持原判。

博山区ZF在山东省高YUANpanjue生效后,于2020年11月做出补偿决定,竟抛开博山区ZF与瓦泉寨矿业公司共同委托资质机构作出的两项资产评估结果,仅仅补偿强行关矿时矿井内无法取出的部分财产损失的50%计19万余元,以此应付FAYUANpanjue。

博山区ZF方给出的理由是采矿证已经过期,瓦泉寨矿业公司直指其信口斥黄,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及淄博市国土局给予瓦泉寨矿业公司办理有效期自2015年5月7日至2017年5月6日的《采矿许可证》,以及有效期自2017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探矿权许可证》,直到2017年7月20日,博山区ZF才突然给瓦泉寨矿业公司下达《停产通知》。

该司称,ZF关矿的理由是矿区与自然保护区重合,并未涉及过期与否;二是采矿权在续期过程中,国土厅在扣除与自然保护区重合部分后其余部分重新颁发了探矿权证,因而过期理由不存在。

面临破产境地

据公司法务部主任陈卫介绍,瓦泉寨矿业公司因矿区被关闭,已经步履维艰,面临破产境地。由于迟迟无法获得补偿,导致几百名员工工资、几十家施工单位工程款长期多年拖欠,甚至多次发生群体性事件。此外,瓦泉寨矿业公司及关联公司欠付金融机构、民间借贷债权约8亿元,由于金融机构及其他债权人提起诉讼,导致瓦泉寨矿业公司及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高管大约十几人被FAYUAN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并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严重影响企业经营和个人正常生活。

在调查中还发现,对于博山方面所宣扬的为了自然保护,博山区林场本系统内大面积违.法建设屡见不鲜,其中有鲁山林场东坪小区即为鲁山林场新建职工住宅小区,整个小区占地约为200亩,依坡而建,周边就是茂密的林区,风景宜人,建设位置就在鲁山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域。小区以鲁山林场危旧房改造为由建设,建设单位为淄博市鲁山林场,建设时间为2012年至2016年之间。目前已经建设12栋住宅楼,大约180多户,总建筑面积约2万平米;

此外,鲁山风景区内鲁山宾馆也是违法建设,虽经整顿暂停营业,但至今尚未拆除;博山区原山林场月湖景区,更是违法大面积建设别墅,至今尚未拆除。

山东固德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翟君说:“瓦泉寨矿业公司的遭遇恰恰映射了当地恶劣的营商环境。我们衷心恳请上级相关LING导能够对我们企业的遭遇予以关注,积极行使应有的权利,督促博山区ZF尽快履行补偿职责,将合理补偿落实到位,保护民营企业、职工、多方债权人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稳定,维护地方良好营商环境!”

瓦泉寨矿业的诉讼代表北京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认为,在双方多次沟通协商过程中,形成了多份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类文件,包括双方签署的多份会议纪要、共同委托评估机构的多份评估协议等。在该等文件中,当地ZF均同意对瓦泉寨矿业的合理损失进行补偿。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地ZF抛开双方约定和评估报告,以匪夷所思的矿山矿权证未能正常续期为由,对绝大部分损失不予补偿。由此可见,当地ZF也严重缺乏契约精神,已经签字盖章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可以束之高阁。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